主页 > 游戏书 >

重庆时时彩当我们的问题遇上摄影书

编辑:凯恩/2019-01-02 22:16

  近期,2018亚洲隐形摄影师奖入围摄影书名单公布,这10本摄影书都在关注什么?

  “亚洲隐形摄影师奖”由位于新加坡的“亚洲隐形摄影师协会(IPA)”主办,面向亚洲部分国家的摄影师及摄影爱好者征集作品,共设四个门类:纪录片(Documentary)、艺术(Art)、摄影书(Photobook)和青年作品集(Young Portfolio)。其设立初衷在于聚焦并维护亚洲杰出的摄影艺术与实践。

  30岁时,白杉离开了新闻摄影行业,成为了一个“自由人”。他自述:“这些年,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见了很多人。与不同的人讲述那些故事,产生了不同的版本……我总觉得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这些与我私人有关的影像,类似一个记忆的切口,连接着未来与过往……有的记忆留在了口述里,落在纸面上的又夹杂了遗憾。这一年,我31。生活不过如此,彼得此失。”

  2017年,白杉的摄影书《31》出版。这部聚焦于个人、家庭、社会关系与社会亚文化的影集曾被评为第二届中国摄影图书榜年度自出版图书。

  《31》是一本完成度很高的自制摄影书,白杉将摄影书视为可移动的展览,他选择了印刷的方式,希望作品有多个分身,到达不同的读者。照片天生具有的传播属性与捧在手心的亲密感觉,都在这本书中得以充分利用。

  摄影师本人独立完成了书的印制,摄影作品在纸张上有较好的呈现效果,图片节奏的控制也让阅读保持流畅。整本书都采用对开页设计,摄影师的个人情绪伴随着浓郁的黑白色调似乎时刻想要从纸面溢出,却又被一道白边收住,回应了作者想要讲述的在31岁这个年纪的生命体验。

  位于缅甸克钦的Hpakant被誉为“玉石之地”,世界上最高质量的玉石多产于此。对于中国人来说,玉石象征着吉祥与福寿;而对于矿山中的缅甸人来说,玉石则被寄予了脱离贫困的希望。在Hpakant,每天都有数百名来自缅甸不同地区的年轻人怀着寻找致富捷径的梦想,蜂拥向矿业公司倾倒的采矿垃圾堆。

  Minzayar Oo于2012年结束了自己的医学生涯,开始了在路透社的摄影记者工作,2016年加入PANOS图片。他的作品《玉石的价格》入围2016年马格南摄影奖终选名单,并提名2017年德国亨利·南恩奖(NANNEN PREIS)。

  位于印度尼西亚最东端的塔纳巴布亚岛是该国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地区,在这里,大多数民众仍将艾滋病视作痛苦、耻辱和死亡的象征。《我是阳性(Saya Positif)》中介绍的7位HIV携带者与民众消极的刻板印象截然相反,他们强壮、健康、有活力且充满希望,呼应着书名中positive(阳性)的另一层含义:积极。对他们生活的记录不仅是对HIV携带者的一种鼓舞,更是消除当地对艾滋病误解的重要努力。

  对于Andri Tambunan来说,摄影起初只是捕捉瞬间的一种媒介,相机给予了他连接世界、传递思想的一种途径。Andri意识到,自己手中的相机带来的不仅是难得的特权,更是深重的责任。

  2013年,有史以来最强的热带气旋之一台风“海燕”造成菲律宾6000人死亡,600多万人流离失所,这对于生活在水边的边缘群体来说无遗是毁灭性的打击。台风使人失去了家园,更多人道主义问题则使情况变得更为复杂。《SIGNOS》这组作品展现了因极端天气而引发的不同景象,同时阐明了一个事实:气候变化并非孤立发生的。

  Veejay Villafranca曾担任新闻杂志《菲律宾图像》摄影师。2006年成为自由职业者后,他曾与几个国际新闻有线电视社合作,为他的全职纪录片摄影师生涯铺平了道路。他关注菲律宾文化和宗教习俗、菲律宾帮派成员的变化,以及气候和其他环境问题。

  香港人通常称呼警察为“Ah Sir”与“Madam”。“在观察了许多警察的工作后,我经常能感觉到他们在工作职责和个人价值之间的内在冲突。团队的有力训练、对上级的服从以及与同事的紧密联系都对他们的个人思想和行为产生了影响。正是这种服从文化、同辈压力、从工作中获得的权力感和个人意识之间的冲突让我着迷。“ 摄影师杨德铭说:“通过镜头,我希望揭示他们鲜为人知的一面,超越那种根深蒂固的形象。”

  杨德铭从事摄影新闻工作10年,曾当选香港新闻摄影师协会主席,曾任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兼职讲师。香港文物博物馆、香港大学图书馆和私人收藏家均收藏其作品。

  书中的照片拍摄于2011至2017年间。夜幕降临,游走于城市角落的摄影师李岳凌开始对自己的家乡台北感到陌生。“我不知道我到底想拍什么样的照片。但是,一种被压抑的生命力,人、事物和风景背后的精神力量始终吸引着我。重庆时时彩!”

  李岳凌1976年生于台北。2011年,他开始自学摄影,摄影对他来说是一种接近最原始感觉的实践。2017年,他的第一本摄影书《原始灵魂(Raw Soul)》出版。

  《黑暗城市(Dark Cities)》共含三册。《CARPARK》是该系列的第一部,展现了新加坡一个黑暗的多层停车场夜间的蜿蜒曲折。第二部名为《CAPSULE》,通过建筑师的双眼与极富想象力的思维重新审视了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银座的未来主义塔楼。第三本书《EULJIRO》则更像是一本失落的日记,记录了曾作为韩国现代化标志的首尔区的没落。这三部曲是摄影师对于新加坡、东京和首尔大都市边缘空间的重新想象。

  THEBOOKSHOW的创始人Ang Song Nian评论道:“《Dark Cities》是一部虚构纪录片的合集,它通过作者的恐惧、野心与信念,重新激发了我们对摄影书的认知。”

  Shyue Woon将摄影作为探索建筑环境中潜在信息的工具。他的首部摄影书——《黑暗城市(Dark Cities)》三部曲获首届“THEBOOKSHOW”初稿奖。这部作品自2017以来曾在大理国际摄影展(DIPE)和东京艺术书展(TABF)展出,作者的作品也曾在土耳其、日本、乌克兰、澳大利亚等地展出。

  Yoppy的照片描绘了Sumpu——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西部苏格达克湖尽头一个被遗忘的村庄。几十年前起,这里的人口逐渐迁移,并成为了印度尼西亚城市人口的一部分。Yoppy讲述了米南卡堡文化遗产逐渐消亡的故事。

  Yoppy在雅加达出生长大。自幼他的父亲便有意培养他对视觉世界的兴趣,这也是他开启摄影生涯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于2016年出版了《Saujana Sumpu》一书, 并在2017年入选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基金(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的东南亚、大洋洲6 x 6全球人才项目。

  《去年(Yesteryears)》记录了新加坡50座被遗弃的建筑。从摇摇欲坠的伍德内克王宫到即将被拆除的罗彻中心,照片中的现代废墟展现了这样一个时代:独立后的新加坡既在觉醒中进步生存,又在其转身后留下废墟。这组作品并非意在记录官方认可的历史遗迹,而是想展现一个由变化中的新加坡创造出来的更加渺小且被遗忘的废墟之地。

  Sean Cham是一名跨媒体视觉和表演艺术家,他对于与城市环境有关的历史记忆颇感兴趣,其作品始终以捕捉生活中的戏剧性为目标。受戏剧的启发,Sean将自己的身体作为道具,将人体融入作品中。他的作品曾在新加坡、伦敦和韩国展出。

  《漫步在陌生之地(Waking Up In Strange Places)》讲述了Juliana在9个国家、33个城市旅行14个月的奇幻经历。她曾被困于海地选举的混乱之中,也曾留宿于古巴陌生人的家里,还曾跋涉在印加至马丘比丘的古老道路上。这本书中的67张照片提供了她在距离家千里之外寻找人与人之间联系的一瞥,也展现了她对旅行和街道的热爱。

  Juliana Tan是新加坡一名商业摄影师,其作品曾登上《纽约时报》等媒体。在工作之余,Juliana热衷于探索新的城市,在探索中体味其历史与文化。